禤煜渊

我想要cp
我想要cp!
我!想要!cp!
我他妈的!!想要个cp啊!!!
有意者私聊

这个就是我的新头像啦!

果然灵魂画手就是要自己画头像!

信一 破车

https://m.weibo.cn/5732143509/4112648432200578

啊靠一定要搞剧情所以只有一点点...两者间并没有什么关联就是了......
跪求有大大产量

对了还有后续...嗯....

班里一个孙悟空迷弟叫东海龙王叫老龙王
蛤蛤蛤蛤蛤超好笑啊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然后就开了p1的脑洞XD
说起来重言到底是念chong(二声)还是念zhong(四声)啊......
p2一个私设的小太一
不会画哔哔哔...现在和谐的这么厉害想找个模板都没有......

信一 捆绑play的前提

大概有后续吧....放假了就要开开车嘛XD
还是叫信一好啦,因为好听
不管看上去多严肃其实都是傻白甜


东皇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绑起来了,好在绑他的人并没有用什么龟〇缚,只是单纯固定住了他的双手和尾巴而已,不过尾巴不能随意活动的感觉让他不舒服极了。双眼也被蒙住了,好在直觉告诉他这里仍然是东海。
在东海还能做出这种事的混蛋只有一个,那个人的名字叫韩信。
韩信算是东皇的义子。如果东皇知道那时小小一只的,很可爱的白龙现在会变成这种性格恶劣的家伙肯定不会把他带回东海。前段时间东皇听到稷下的学者抱怨自己的鲲又被偷了,他隐约觉得不妙,因为那什么的鲲听上去就跟前些日子他见过的一只一样。等到他回家才知道这种不妙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韩信就躺在那条大鱼身上。
他实在是不理解为什么他会偷鱼回来,东海的鱼不是很多了吗。
可是无论韩信做了什么他都愿意原谅他。那可是我的孩子啊东皇想,虽然只是义子。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把那个总是偷鱼回来的龙摆在心里金字塔的尖尖上了。

而现在这个金字塔尖尖上的龙却把他绑起来放到这里,他想起了东海最近的传言,韩信可能要夺权。

白蓝521段子

520几乎都在打游戏....打完这个打那个差不多啥都没干...
大概是自己的亲身经历。


兰陵王第一次对李白有印象的那天是在峡谷里,那次他开开心心的刷完了野,打算去切对面上路的射手,哪料到一个仓鼠球从天而降,抬手便把他给眩晕了。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草丛里又突然钻出了个李白,兰陵王心中高叫一声完蛋了便打算蹲下来等复活, 却想不到李白刚跳过来就又跳了回去,手还碰到了他的屁股。
怎...怎么肥四?兰陵王震惊极了的同时也不忘记蹲在草丛里按下回城,一瞬间脑子里都是“对面的李白是不是傻了哦”的想法,何况他还摸了自己的屁股。
回城的时候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李白他......难道想要调戏我???
之后兰陵王看李白的眼神就不对了。剩下的时间里,他都在疯狂地朝李白扔小镖镖,虽然都没有打中过他几个。
后期打团的时兰陵王开了大悄咪咪绕的后面,刚浪完回来的残血李白就闪到了他旁边。三秒后隐身破功,俩刺客懵逼的大眼瞪小眼。
“你居然蹲我第一个Q旁边阴我!”李白脸上充满了上鬼子当一般的愤怒,“你好卑鄙好无耻好下流!”
因为跟说好的不同,所以兰陵王更加懵逼了,好在他戴着面具看不出来。他沉默了一下,棒读道:“开不开心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感觉到气氛变得更加尴尬,而且大招的时间也快过了,他即刻就把一堆技能朝着李白招呼了过去。
兰陵王 击杀 李白
在这之后,兰陵王就把李白定义成了“想要调戏我的家伙”,在知道李白之前放过自己只是因为一不小心点到第三个Q的时候就变成了“想要调戏我的傻子”。

他和李白在一起之后再想到这件事,不禁感到世事难料极了。
当然,李白智商降低的也难料极了。

为了真爱至上哭着喊着跪着爸爸都叫了的求了土豪同桌一天,因为他是李白迷弟还花了一节课赞美李白就为了讨好他,甚至还给他cp画了张二乔子,但他还是没有同意。

吃屎去吧你!我也只敢在这里偷偷骂他了因为我根本打不过他......

信东/信一/双龙的脐橙play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9449437544565
链接......
一个星期就写了这么点....我有罪orz
写了东皇的腿...
是个文盲所以用词很奇怪......

画了一个小太一的原皮....啊我的配色好迷......

怎样才能提高分辨率啊......

[信东/信一/双龙]开车总得有个前提嘛

虽然标题是这样但是实际上是个段子(。
小伙伴的亲身经历23333


自从被东皇太一捡到之后,还是小小只的韩信就随他在东海龙宫里生活了起来。
而那时的韩信一直觉得东海深处很可怕,每到深夜,就有一个扭来扭去的影子若隐若现的浮现出来。
韩信骨子里的倔强使得他就算很害怕也没有喊出声来。不过毕竟当时年纪还小,当这个影子持续了很多天之后,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父...父皇!”泪水在小韩信的眼眶中打转。
只见那个扭来扭去的影子回过身来道:“诶,找吾什么事呀?”
韩信:“......”
韩信:“不,没什么。”
从那以后韩信过早的叛逆期就开始了。


说起来这个cp到底叫什么啊...不统一一下很麻烦的......

占tag抱歉...

我想开车,想的不行...
有没有也是恋足癖的大佬(啥啥啥)画个东皇的腿啥的......
想画画但是不会画腿...想写黄文但是不会开车......
不如搞个设定说发情期忍不住的时候就会变成腿什么都...
总而言之我想开车......